Friday, November 17, 2006

我和太阳有个约会

在我结束了组屋的卫生工作之后,就到建筑商的家里做些小修补。坦白说,我不会做,但还是要装成很懂,很专业。

第一次接触到主人家,给人一种暴发户的感觉。他太太虽长得漂亮,但神情高傲,目中无人。对于他们的态度,我是不会感到纳闷的,毕竟和自己是不同阶级的人。富人的胸部比较挺;生完孩子的阴道也比穷人紧的道理我还懂。

承接这单工程的是友人的姐夫,我们接到了他的指示,分配了工作,就开始干活。

首先就是为闸门和围墙上漆。闸门大约有俩人的高度,两种色,分别为金和黑。先上金色,就算油得不美也可以以黑色盖之。因为缺乏这方面的经验,所以进行度很慢,又要在烈日下曝晒几个钟,只差没晕过去。

完成上漆工作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接着便要为所有墙壁上的裂痕做修补。他才住上一年,裂痕已到处可见,我怀疑他所用的材料是从建设廉价组屋里要来的。如果我的分析成立的话,那也是自作自受,活该!只是苦了一班购买廉价屋的小市民。

从底楼一直做到三楼去,真让我叹为观止!每一楼都是经过特别精心设计,美得不得了。主人房厕所的面积简直可以做我家的睡房两间。

在我探密的过程当中赫然给我发现到浴室藏有避孕套,原来他们的性生活是那么的多姿多彩。突然之间,我不再那么恨他的太太了,我真想她马上出现在浴室之中,宽我的衣,解我的带。想着想着,就硬了起来。

硬起来又怎样? 还是得做。就这样干了四天。四天之后又将是一个失业的明天。。。。。

经过四天的曝晒,皮肤黑得像个印度人。回到家,老爸以为我是入屋打劫的,抽出已有二十年没有出鞘的Samurai 生锈宝刀,就往我头上一劈。还好我丹田气足,大声一喝: “我是阿祥啦! ”才逃此一劫。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的文章很搞笑也很吸引人,再接再励!P8或F9并不代表一切。

文字君女 said...

。。。天,又来了。
慷慨叔叔真的很多话。

没想到连修理人家厕所都可以让你硬起来,我真的是佩服你。

cheeling said...

最后那一段是骗人的吧? 好好笑!
祥哥 加油 ^^

阿祥 said...

Anonymous:谢谢你的赞美。

文字君女:你有没有念科学,那是自然反应!

cheeling:最后那段是要骗好像文字君女这样的未成年/成形少女,被你破坏了。

Tinoi said...

你不是已半不举了吗?
别乱举了,留点力日后服侍嫂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