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9, 2006

选世姐

一九九八年金融风暴过后,想找份工作简直是比登天还要难。想登天,和耶稣埋堆就可以了,但是找不到工作,耶稣也无能为力。耶稣能保佑的只是公司裁员名单上没有你的名字,那已经是非常幸运了。至于没有遇难的朋友,你们可要去教堂多唱几首圣歌感恩!

打开报纸,就业的机会还是有,而且琳琅满目。以我的学历而言,就只能挑那些有无经验均可的工作作为首选,什么高级的、主任经理级的、大专程度的,我是连边也沾不上。

去了几家莫名其妙的公司,说是卖概念的。一听就知道是骗人的,所以干脆就跟他们说我也有很多的概念,问他们要不要买。说完,即刻离开,留下一群包拯。

还有一家是炒咖啡豆和橡胶的。妈的!这到底是什么懒叫工?根据他们的解释就好像炒外币般,这些咖啡橡胶也是有行情的。我看他们来者不拒,想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别上当。就在他还未说服我之前,我站了起来跟他说:“如果不是跟Starbuck 炒咖啡豆,我真的没兴趣。”说完就走。我猜想,如果他们不是穿西装打带的话,肯定会出手打我!

经过几天的失败经验,已学会如何避之。于是找了一家卖中国家具的跨国公司应征。试想想,在这种市道低迷的情况下,应该很多人去杀人放火。有人放火,家具生意肯定有得做,这次应该不会选错。

填了表格,书记小姐叫我回家等面试通知。我说不是现在就面试吗?她说人数太多,一时安排不了。我探她口风,得知有百多两百人应征。我的天啊!两个空职竟然那么多人来争饭吃,这不是比当选世界小姐更难吗?

过了几天,面试后,又回家等消息。说实在,我不抱着太大的期望,因为我长得太像坏人了,不太适合做销售行业,还有就是学历问题。我虽贵为名校生,但成绩差强人意,会吓死人,所以面试只带一张毕业证书,如何跟他人竞争?他们都是带着厚厚的“肺劳”来的。

哪知道,隔天就收到电话,我脱颖而出。早知道隆胸挖阴道,选世界小姐去!

24 comments:

Corinne said...

wow,换照片啦!

不是吧!想从反町隆史变成“反性隆给他死”啊?哈哈!我们会被你吓死。

鎗人 said...

如此破除萬難才被老闆選中的工作?到底做了多久?

Anonymous said...

还是之前的那张照片比较像反町隆史。。。

反町隆史变性后的样子,我还蛮期待的。 哈哈。

CherryKoay said...

参1ka...

我也是比较喜欢以前那张 :>
PS:祥哥刚刚我令你在我的blog了,通知1下 :>

sean eng said...

笑到翻椅。。。

jasmine said...

祥哥,

你还真有明星脸咧~~~

变性?

你以为说要变就变吗??

你舍得你的"弟弟"咩?

豬豬 said...

看錯標題,
還以爲什麽逃世姐 =.="""

我也試過脫穎而出,
還記得那次應徵后要Training三天看表現才決定請不請。
當時Training估計有上百人,
只選其中五人。
三天過去了,回家等消息,
等了一個星期,心灰意冷的時候就接到電話去上班了。開心到。。。瓦卡卡。。。
工作了四個月后的某一天,
照舊上班,一到公司,我還以爲我進錯大廈,
電腦啊、冷氣阿、飲水機啊、電視機啊、沙發啊等等全部在一夜間不見料。
要不是牆壁上清楚挂著公司的招牌,
我還打死不相信這是事實。
我們十多個員工就這樣呆呆的站在門口不知所措。

其母之老闆跑路了!電話也聯絡不到,去他家也空空掉。
可憐的我,被跑掉了一個月的薪水,
害我失業三個月,
在這裡再詛咒他天天屁股生痔瘡!

Princess D said...

阿祥哥我不依---你换了之前那张酱“不基”的照片,叫我情何以堪一心一意讲你像反町隆史?

piew said...

选美也不用挖阴道的ok?

而人工阴道也不是用“挖”出来的ok?

(别怀疑我干嘛酱懂)

钪凯 said...

听说当年你在民歌餐厅捞得不错嘛...当民歌手才是“正业”吧?

erictan said...

KK,你竟然自封R & B小天王?
還什麽獨特哭腔。。
我看我隨便唱一首都好過你吧?!?不服氣?單挑吧!!
別忘了,你這傢伙中氣不足,高音唱不到,
還得下一,兩個KEY呢!!
別丟智成的臉好不好?!?

钪凯 said...

祥哥,Eric他杀到来了,我也只能先对你说抱歉,我借用你的留言板回应他,谢谢。

Eric,我知道你一直怀恨在心,因为当年我间接害了你上“贼船”。

你一直去那间九流音响,有老姨陪坐的卡拉OK,哪会听得出什么效果呢?有时间时,请联络我,我带你去一间较高级的,我们来飙北京一夜,暂时PIT掉淫虫,你唱女声部份,如果你能唱得比淫虫好,我甘拜下风。

不过倒是很欣赏你用黄清元的歌声来唱张学友的歌。

erictan said...

祥哥,聼KK說你不是打算將‘愛世界’的MTV放上你的BLOG嗎?什麽時候?

阿祥 said...

哈哈!!你真的要把他拉下马?

不如我贴他唱的“我真的受伤了”如何?

钪凯 said...

我敢贴我唱的“我真的受伤了”上我自己的部落格,为何我还怕别人听?既然我贴上了,要赞要弹请自便。

我当时会贴上这首歌;我当时会唱这首歌,是因为那时的我真的受上伤,录时也是流着眼泪而录的,还真想不到你们会把它当笑话来看。

祥哥,你要把它要贴上你的部落格倒不必啦,只需放上LINK去我那儿就可以了,我还未拿掉,也会永远的放在那儿。

至于“爱世界”这首歌,我不明白为何会把我拉下马?在那MV里,我只是小角色而已。

××抱歉,留言与主题没任何牵连。

阿祥 said...

钪凯,你像是动真火了。你和阿贤十多年情谊难道就开不了这几句笑话?这样子未免有点太小气了。

Anonymous said...

我和阿贤昨晚一起喝黑狗,星期五还要一起去打羽球...

真正的友谊,不会因为几句话而闹翻的啦~~~

阿祥 said...

Corinne:你那么漂亮,不像早死的人。

鎗大叔:四个月左右。

阿恺:遥遥无期。

CherryKoay:谢谢你的错爱。

sean eng:所以我说家具业有得做。

豬豬:你没给人家骗去猪仔就该偷笑了。

格格字D:那你要我怎么依你,我照着办。

piew:你可以把过程写在你的部落,让我大开眼界。

钪凯:有名无利的。

文字君女 said...

我觉得。。。慷慨大叔,zomok你每次都唱“我真的受伤了“?你每次都受伤吗?
老大,zomok你们的歌都那么老了?还是。。。???
~无关联~

~有关联~
我觉得像个会舍不得他的弟弟,所以是不可能当女的。

Anonymous said...

呵呵
你的照片
那件衣服的颜色很
"creative"

bleh

韓士 said...

阿祥不羁の形象果然霖到一班部落媚媚陆续链接留言。真是令韩某毒剂死了。

Anonymous said...

找工还真不容易啊!

风渐凉 said...

想必阁下应征时给那位面试小姐/先生留下好印象呗,甭带那所谓肺痨也能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脱颖而出,棒~

阿祥 said...

文字君女:我看不懂你要表达的东西。

蓝玫瑰:我脱掉这件衣服会更creaaa~tive。

韓士:如果真的那么受欢迎,我老早就去当鸭了!

阿凯:那个时候真的不容易。

~风_渐凉~:只是靠靠运气。

jasmine:昨天漏掉你的回应,真对不起。我的弟弟很久都没用了,现在它只负责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