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5, 2007

岁月如歌

拿起吉他,发现自己无法好好的弹完整首歌,而且手指显得有点笨拙。

朋友曾问,回来还唱吗?我不加以思索地说:“唱!”

此时此刻,却感觉到自己对音乐的无力和疏远。原来,时间已经静悄悄的把我的天赋带走。

回忆里尽是强烈的鲜橙色墙壁,微暗的灯光,雨夜里寥寥无几的小猫听众,认真在听歌。


餐厅大约在年半前搬走,听说月娥姐当天哭了几回,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样。

时间,是一道河流,而我们,都不是掌舵的渡河者。

就在我拨动音旋的那一刹那,醒了过来。

45 comments:

堕落掌橱 said...

遗忘不算辜负.......
岁月不留人.......

Mee Ling said...

哇,好有詩的意境與情懷。。。

Curious Babe said...

你要加油哦!

墨墨 said...

那天听你唱歌觉得很不错啊,能把老崔的爆发和齐秦的深情都演绎出别样风情……很厉害!
当然要继续唱下去,坚持自己所爱。

jasmine said...

天赋,
不会随时间离去,
你的天赋,
如果是天赋,
只不过暂时的隐形,
你也思念,你也在意,
那你还在等什么?

.亮 said...

阿祥,这是你的真面目?还是你开始转型了?

感触的文字配上贴切的背景音乐 (无间道的"再见,警察"),你要告别些什么?

阿凯 said...

你是不是在梦境?好一句:时间,是一道河流,而我们,都不是掌舵的渡河者。

钪凯 said...

我怀疑那间民歌餐厅你是有股份的。

清子 said...

哈哈哈,钪凯的推则我也有同感。
祥弟,只要手中还握着吉他,
哪儿都可以唱吧。。。
希望有一天,能听到你充满爆发力的歌声吖!

清子。

旧RICE的迷途小羔羊 said...

过去的,就让它走了!我的欢乐时光还不是在那时期吗?我亦不会留念,因为未来在等我去创造。。。(虽然常常有女生问我是不是在rice里打工的?就酱的开始联络起来了,酱的艳遇,我何乐而不为呢。。。通常话题里都会有提到祥哥您老人家!祥哥,你的当年的风范和今时人气也是红不让嘛,这就是我甘拜下风的所在。)

正期待你的回来,你开民歌餐厅吧!一定红过海螺的。。。

Corinne said...

回来开吧!那我可以在那打工。看在我们还有几两交情上,记得给我工钱高一点,工作轻松一点!先谢过了!

何人可 said...

Corinne,
要舒適的工作,做祥嫂吧.

琦子 said...

“天赋”磨一磨就亮了!本来是你的东西,别人抢不走。加油哦!

seasonc said...

對, 天賦是永存的. 加油!

夏娃 said...

让我想起了我的钢琴,加油吧,有心不怕迟

阿祥 said...

堕落掌橱,近来很文艺,是不是和文人混多了?

Mee Ling,谢谢!

Curious Babe,加得太多会漏出来的。

墨墨,有些事情骗不了自己,退步就是退步。

jasmine,我在等你啊!

.亮,没什么。偶尔感性一下,没任何不妥。

阿凯,不会太灰吗?嘻嘻!

钪凯,是的,我是用屁“股”来做低压的。

清子,我不是爆炸行的。听听就知道!

http://angcheesiang.blogspot.com/2006/11/blog-post_116492069908462969.html

旧RICE的迷途小羔羊,有些事情很难去忘记,只是我们在不知不觉中淡化了。做人不能忘本,月娥待我如亲子你是有眼可见,此情此意恐怕今生也报答不了。

Corinne,请你当半个孩子的妈,你觉得如何?

何人可,那可是我的荣幸,她的不幸。

琦子,seasonc,你们俩好像很有默契。

夏娃,我比较喜欢女人吹箫。你会吗?

文字君女 said...

miao~~~~~~~
我还在期待老大温柔的歌声~

RachelCore said...

聆听你自己心里的声音吧~

就如jasmine说,”你也思念,你也在意...."

胡狼 said...

弹不完一首歌,是生疏了吗?天賦是带不走的,乘还有的时候尽情发挥

said...

不懂要说什么才对。。如果你有稍微的低落,我就不必多说什么,因为你应该很快就没事。。如果你有稍微的遗憾,那么请再加油。。(确保它不会漏出来)

倘若你不是掌舵,唯有随波逐流吧

暗精灵 said...

快回来, 我们在chulia street 搞一间, 室内墙上摆满油画, 点燃熏香. 桌上用水晶杯盛蜡烛. 外面用亚答装横亭子......楼上做backpack酒店.

你又可以发挥在英国学到的腔调, 消费超过某数额送pakalolo, 你说有绰头吗???(重要是旁边不要有红灯区)

是工作,赚金的念头淹覆了你的天赋, 尝尝在夜深人静时,拨动旋音洗涤你心灵...... 东海岸2等待你的接生呢.

decors said...

我朋友說,囘不去的,我們叫做過去。既然我們不可能在同一條河涉水兩次,那,我們都好像只能永遠向前了。=)

Anonymous said...

来首九个太阳吧!
摇滚没死,
它在每个人的心里。

阿紫 said...

你形容的地方几乎似曾想识呢? 是在petaling street 吗??

阿祥 said...

文字君女,去叫大叔唱给你听。

RachelCore,在意又能怎样?那种感觉永远再也回不来。

胡狼,退步得惊人。唉!

杉,你又知道我会没事?

暗精灵,在chulia street开阿官御用炮房如何?

东海岸2早就写了!嘻嘻!意外吧?

decors,你也同样的回不去了。来,给我一个拥抱!

Anonymous,我对你的来历十分好奇,因为我在20岁后就没有再唱过这首歌。你到底是谁?

阿紫,不是。那个地方在一个小岛上。

匿名 said...

别猜了,
只是还记得你的一个老朋友罢了。

不是想玩猜测游戏。

阿祥 said...

你是伟熙吧?

我在rockcocacola.com发现你的名字。很意外。别来无恙吧?

阿祥 said...

果然是你!我翻查所有美国的IP,发现了你的存在。

匿名 said...

带我来这的是你2006 Sep 27的文章。

如果欢迎老朋友留言,
就别再猜了。

夏娃 said...

我只会笛子

jasmine said...

等我就来吧!!

墨墨 said...

时间,是一道河流……
我们都只能顺流而下,不可能回头来过……
你流失的并不是天赋,只是对这天赋的把握能力,因为际遇和心态的改变,便不再是当年……
没什么好伤感的,谁不是一边得到一边失去呢?
重要的是,你还爱……

Curious Babe said...

你还常漏油吗?需要我吗?

JiGoKU said...

曾经何时失去歌唱能力的我﹐就像失去靈魂的軀體
我也許再也沒能力站在舞台上了
沒了音樂的我﹐沒了歌唱能力的我﹐追隨着音樂的我
就像燒盡的蠟燭一樣﹐熄滅了
只是日子久了,我就觉得不干心~
再次与音乐接触时已经是三年后的事情。我庆幸的是我没放弃过它,我会有今天的成绩也是靠朋友的支持和鼓励慢慢练回来的~
老兄既然是同道中人,有空一起研究音乐吧~

阿祥 said...

夏娃,我会吹口琴。

jasmine,不行。你是有夫之妇来的。

墨墨,我不爱了。现在我比较想造爱。

Curious Babe,心邻了。

JiGoKU,我对音乐的认识不多,不敢说研究。

jasmine said...

怪不得近来你对我冷淡许多...

jasmine said...

而且,感觉最近你闷闷不乐..

Cheelin said...

这编让我也想起以前唱歌的日子,万般感触。
生命里,总有一些东西要暂时舍弃。但,并不是放弃啊。何必那么感伤。

还有,看见你和伟熙的留言对话,也很感动。老朋友好久不见,竟然在网上遇见了。

墨墨 said...

我看你是内分泌失调,赶紧去找个祥嫂才是正经事!!

旧rice里的迷途小羔羊 said...

赞同伶姐的话。我本身也在那强烈的鲜橙色的餐厅度过种种的酸甜苦辣,回忆固然是甜蜜,未来还要继续嘛。

rice还在啊,只是搬到tanjong bungah而已,人潮没当年的旺咯。还有记得当年狂欢过后,隔天辛苦的只是要打扫的我们!哈,怎样呢?想开一间来给我们经营吗?

Jen said...

写得很好
岁月如歌
却不能暂停也不能重播
想做什么 还有时间 还可以做的时候
就应该好好把握!

阿祥 said...

jasmine,谢谢关心!我没事。

Cheelin,最爱夜深了还不愿离去的听众。还有,那种霸占整个舞台唯我独尊的感觉。嘻嘻!

墨墨,你能当我的解药吗?

旧rice里的迷途小羔羊,我开的话,可能请不到歌手。我很挑剔的。

Jen,谢谢赞美。

琦子 said...

2000年常陪女友去中路民歌餐厅,周达万驻唱时期,你也在那里啊?!?!?


如果一天阿祥你回来再唱时,记得通知哦!
会去琫场呀!

摇滚也是很棒的啦!

阿祥 said...

琦子,周达万很多时候都是我的拍档。

琦 子 said...

也許 我們 曾經 見過....

但 擦身而過....世界其實很小.


最後一次是在2004年的Blue聽他唱歌

他那個女拍檔唱田震的"野花"很棒!


加油啊! 冠軍就是冠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