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02, 2007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你的鸡掰

32 comments:

不愿意透露 said...

原来老大要去变性了,连小鸡鸡都不要了。

阿祥 said...

小均,干嘛学人家埋名隐姓?

新怡 said...

发生什么事了?

bebe said...

鸡拜你当然带不走啦。。。你只能带走你的小弟而已。。。 BlerkKKkKKkkk 。。。。

j said...

这个叫着'赵完松',哈哈哈!

不愿意透露 said...

因爲我懶惰打字,然而在那裏出現的正好是不願意透露,所以就順便這樣寫了。對了,爲何你要變性?

阿祥 said...

新怡,只是点心情写照。

bebe,我会留点精给你。

j,叫未曾深爱已无情。

不愿意透露,你的理解能力有点问题。

j said...

你还是她?不准欺骗我的同情心哦。。。。。

阿祥 said...

这只是形容词。她,也并非无情。

j said...

啊,言下之意。。。。收到!

阿祥 said...

那么冰雪聪明?

今天出来做日光浴吗?

j said...

已经天黑啦!你又怎的?被人包起了吗?

阿祥 said...

还没。你要包吗?

j said...

要,我要加央包。哈。

阿祥 said...

插秧行不行?

j said...

开始了,本性露出来了。狗咀长不出象牙。咭!

堕落掌橱 said...

你去叫鸡啊? 还是一夜情?

文字君女 said...

看錯了?

RachelCore said...

咦~开始吟诗了?

把“我挥一挥衣袖”改成“我挥一挥鸡鸡”才称。

song_4ever said...

好不容易才上到网来。
没想到才没见祥哥几天就变侍人了,哈!

阿祥 said...

j,你的形容词说我是狗是吗?你就不能用“头部长不出阴毛”吗?

堕落掌橱,叫鸡要写得那么文雅吗?

文字君女,错得很离谱!

RachelCore,君子有可挥有可不挥,一时很难跟你说明白。

song_4ever,世界难捞,偶尔要改变一下自己。

j said...

对,阿祥。你还'屁股说不出人话呢'.厉害吧!

不愿意透露 said...

所以是說,你去教雞了?

阿祥 said...

j,嗯!但是它可以提供肛交。

不愿意透露,你是永远都不会看懂的。

vintan said...

荒.......不是齐秦么??

vintan said...

i got yr mail. will ask my wife to bank in. and i have to fly back to korea on 7Jan...when i back,,,i msn u.

阿祥 said...

vintan,你记不记得那年的冬天,特别的冷;特别的愁?

vintan,thanks.

何人可 said...

還好你不是傳說中的採陰人

BO宝宝BO said...

负不了责任就不要和她上床,
要是你和她上了床,而不负责,那将是害了她一辈子!

路人甲 said...

你是男人吗
要是知道自己负不了责任
就不要解开人家的纽扣
不想负责任就去找妓女吧
付钱就好了

路人甲 said...

你是男人吗
要是知道自己负不了责任
就不要解开人家的纽扣
不想负责任就去找妓女吧
付钱就好了

Anonymous said...

男人永远抵不过女人的诱惑...
现在的人都是这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