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1, 2007

不笑有衫

那是我的第二个家,四面围绕着强烈的深橙色,和无数的黄色灯泡。我的喜怒哀乐就在这间小小的民歌餐厅里渡过。那也是我一生当中的最低潮时期。

我一如往常,坐在那儿吞着烟,吸缀着酒保朋友为我调的“血腥玛丽”。那是一个安静的夜晚。

敲碎这片宁静的是一名休假的女性朋友。她在外头喝了酒,带了几分醉意,在餐厅内放声哭泣。这,已经不是第一次。

同事朋友们都在执勤,面对着她,顿时束手无策,不知如何是好。

我把她带到角落,试着去安慰她。但是她只管哭,不向我道出原因。就这样,她在我肩膀上哭了两个小时。

我虽然不能让她停止哭泣,但是还是用了衣襟当纸巾。

忽然之间,有所领悟。原来静静的让人放肆的哭,也算是一种帮助。

但是我还是希望可以遇到失恋后想要报复男友,而找人来操自己的女人!

38 comments:

蓝月 said...

“失恋后想要报复男友,而找人来操自己的女人!”

原来你想遇到笨女人。

piew said...

你不早讲,我可以介绍你一个...老一点你要吗?

魅夫 said...

为什么要加入最后那段?一切都毁了。

现在的我也想找人哭一哭,幸亏你不能操我。hahaha!

钪凯 said...

借个肩膀让需要的人,的确是给他一种无形的安慰。

annie said...

死性不改,老色鬼!

何人可 said...

"不笑有衫" ,無脫為憾。

jasmine said...

唉.....
我以为你几时变的那么"纯洁"?

bearyip said...

唉.. 講來講去也不是講到XX.. 這也就祥哥最終的表達目的吧?

阿恺 said...

前半段还让我对你另眼相看。

读到最后一句才发现你还是没有改掉好色的本性叻。

*被女人利用上床,男人是不是还会心里很爽?

oxshoo said...

你真好人。帮人帮到底。

babyfishi said...

=.= donwan to choy u liao.

seasonc said...

我在想阿祥平时咸湿的形象下,原来也有颗炙热的心。
结果,万变不离其宗 - 阿祥,你係得0既!!!

song_4ever said...

大家不要这么说祥哥嘛,他至少不是趁人之危的那种。

新怡 said...

糟了! 刚写了篇"笨女人"!

vintan said...

是色。。。但不老。

文字君女 said...

老大:这说明你最近真的很沉迷在A片当中,所以才会把现实和戏中分不清楚,可怜。

corra said...

就是喜欢你敢做敢当。倘若真遇上了,别退缩,因为那大概也算是超渡某人过程中的其中一格。

RachelCore said...

你小心遇上失恋了想垛掉男人“下面”的女人,到时你就“血腥玛丽”了。

annie said...

i love rachelcore's idea, you wanna try?

阿祥 said...

蓝月,很遗憾。至今还未碰上笨女人。

piew,要虎不要狼。

魅夫,这是一种缺陷美。还有,我也不想操你。

钪凯,到底是他还是她?

annie,这叫色彩人生。

何人可,先生好文采,对得实在贴切。

jasmine,言论大胆,行为保守。

bearyip,这是自我平衡的方式。

阿恺,前戏当然要好,不然最后会得不到高潮。

男人对性,应该不会计较。

oxshoo,蜀中无大将,廖化当先锋。

babyfishi,aiyeerrrrr!!!!

seasonc,怀着一颗炙热的心的目的就是为了咸湿别人。shhhh.

song_4ever,虽然我称不上是什么君子,但是“有可为有不可为”的道理我还懂。

新怡,女人都不笨,只是矛盾。

vintan,和你相比,的确是我看起来比较年轻。

文字君女,最近沉迷A片?对不起,我是未发育之前就沉迷至今。

corra,希望到时我操她的时候,口里喊的不是你的名字。

RachelCore,谢谢你的提醒。今后我会选择计时酒店。

annie,不如你先对你恨透的男人先试一试。

鎗人 said...

阿祥的最後一段是講出了男人的本性,一點也沒錯!哈哈!

胡狼 said...

当女人想哭的时候,绝对不要问,也不要叫她不要哭,只要坐在她身边就够了

堕落掌橱 said...

小心遇见从男友身上染上爱滋然后找男人报复的女人!

文字君女 said...

堕落掌橱:我觉得也是,也许还会有个脱了裤子才知道他是一个男的也说不定。。。

twilight said...

有女人肯在你的肩上哭,证明你人缘好!好好珍惜!

cuttingedgefossil said...

真可惜,要是当时少喝几杯“血腥玛丽”,足足两个小时应该可以操她几回了。

路人甲 said...

在阿祥的部落格潜水潜了好多个月,以为突然阿祥转死性,要去买toto了,哪里知道最后一句才被炸倒。
其实这样的女人我也想遇到,有的话通知你一声。

夏娃 said...

最後那句破壞了美感= =

flyingangel said...

wat is 操??

堕落掌橱 said...

flyingangel: 操 = fuck

阿紫 said...

整篇文章让我很感动呢!(除了最后的那句。。=_=)

能够在别人失意时借出肩膀是最温暖和窝心的。我努力期待这样的人的出现!^^

babyfishi said...

a siang koko, no idea oredi ka~?
long time din c me kenot make story oredi ka? wakakaaka....

Wois said...

有衫无笑!悲!

阿祥 said...

鎗人,还是会有对色不为所动的男人存在的,但不是我。

胡狼,最好我们是站着,那么她才会抱着我们的大腿,躺在阴茎那儿抱“头”痛哭。

堕落掌橱,那你中招的机会会比我高出很多倍。

文字君女,你遇过脱下来之后你才发现“他”是女的吗?

twilight,你敢说我也不敢认。

cuttingedgefossil,“血腥玛丽”不含酒精。它只是一杯杯口涂满幼盐的番茄汁。

路人甲,若你真的遇过,很难叫我相信你没上过。

夏娃,故意的。

flyingangel,堕落掌橱已迫不及待的替我回答。

堕落掌橱,谢谢你替我回答。她只是个未成年女生,你可别把她教坏。

阿紫,女人要在男人的肩膀哭泣并不难,不必期待。

babyfishi,近来也感觉到自己很废,不知道在做什么。

Wois,人生何处无伤悲?

cuttingedgefossil said...

阿祥,一般上“血腥玛丽”都加少许“伏特加”。

堕落掌橱 said...

那些是人生必经过程, 不幸的是过早认识!

~:*:白雪不是公主:*:~ said...

这样的话你也会没自尊吧...
别人要发泄才想到你喔....XD

~:*:白雪不是公主:*:~

阿祥 said...

cuttingedgefossil,正统的调法是需要伏特加。但我不喜欢酒精!

堕落掌橱,如果方法正确,早点认识也无所谓。

~:*:白雪不是公主:*:~,性爱和自尊能有平衡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