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19, 2007

旧情绵绵

你背负着理想的抱负,向我道别,我没有承担的能力,唯有放手。夹在挡风镜前扫水器的,不是市政局的发票,那是我生平写给女孩子的第一封信,但却和发票一样的沉重。

我曾想过回去,和你重拾那段美好的回忆。但经过这些年的飘泊,感觉逐渐淡化,沉淀于浮沙里拉不回来。

阿姆斯特丹不是离我太遥远,我真想过去看看梵谷的画,和你留下的脚印。但,就是去不了,和你离开时的心情一样,想爱却不能爱。

你说,人因梦想而伟大。我怀疑,但,没拉得住你。

告诉我,剑桥在哪里?

24 comments:

蓝月 said...

人因梦想而伟大,
真的。

因人太渺小,
而人生太短暂。

夏娃 said...

人是因发懵而伟大,阿门

JiGoKU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JiGoKU said...

我也认同…
十二年前,男友因为我而离开这世界,
而我因为要完成他的梦想而坚强伟大。

老兄,在下明白你的情意,也明白你的感伤,大家何尝没试过酱的滋味。有缘的话你和她会千里来相见。希望你早日可以遇到真命天女…
老兄,加油~

岚言懒语 said...

原来放弃也是一种爱!能让你如痴如醉的,此女果然不简单。

Christine said...

想爱不能爱不是一种解脱,是精神上的缠绵。
放弃的爱,是痛苦的。
为有思恋正经拥有一段美好回忆!

sk said...

剑桥在英国。美国麻省好像也有一个剑桥。

stella said...

因為愛, 所以成全.
不得不放手的愛
說來蕩氣迴腸...
可是卻需要更大的勇氣去接受新的感情吧?

匿名 said...

之前email给你的曲子混音初版,
没收到你的回信。
不晓得你要那曲子吗。

阿祥 said...

匿名,没收到。请发到angcheesiang@gmail.com 谢谢!

匿名 said...

刚刚寄了。
let me know if you'd like to change the arrangement.

芳羽 said...

生命总会有些无奈。

写得精简,但字字到味。

p/s:不是很了解为什么写好的信要夹在挡风镜的扫水器?

哈哈,好久没向你请安了,但一直都在看着你的文字。愿你生活愉快!

清子 said...

遗忘,是一种祝福;
转身,也是一种深爱。

清子。

阿祥 said...

蓝月,老师有空要给我补习。

夏娃,人因隆胸而伟大,音杀阿拉。

JiGoKU,十二年前你才九岁不是吗?

岚言懒语,当时真的没有不放弃的理由。她不复杂。

Christine,我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所以不是很痛苦。我和她还是很好的朋友,只是觉得突破会有点难。

sk,我就知道难不倒5A生。

stella,新的来了,又走了。可是她又想回来。

芳羽,不太喜欢谈感情,所以只能简单抒发。

她避我而不见,我唯有写信,然后夹在扫水器上。

你近来可好?

清子,遗忘是患上老人痴呆症;转身是因为你要小便。

阿祥 said...

匿名,犯了John Goh当年犯下的错,节奏太快。其实我心目中的编曲是交响乐,然后在最后的部分加上吉他独奏。

很难一字一句的讲明白,那种感觉就像当年一样。

阿祥 said...

匿名,吉他独奏缺乏旋律感。John当年做得不是很理想,但是细心去听他做的solo,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said...

wanna go to 阿姆斯特丹, cos it's a sex city la.. ge ge (hokkien)

JiGoKU said...

i was ten, he was twelve, we were little couples...

kinkyskiny said...

告訴我,你做愛時會否吟詩?

墨墨 said...

你究竟是想给我一大片的天空
或者你只是想远远的离开我
呵呵

阿祥 said...

kinkyskiny,会!淫诗三百首。

墨墨,我。。。非答不可?

墨墨 said...

啊,这句话,我以为你知道来历呢。
是从你那里“偷”来的啦!

阿祥 said...

墨墨,哦?

seasonc said...

是告票吧? 發票乃receipt是也.

歹勢, 老毛病發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