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8, 2006

离家的路

最后一夜,我仍在台上唱歌。情绪激动,哭了两次,事后成人笑柄。纵然有万般舍不得,还是给退了下来,毕竟唱了两年,感情早已盛满心中,不是很轻易的就能放开。那支麦克风不知包含了我多少口水,我曾拿来闻过,确实是很臭。

曲终人散,灯光暗淡,无我的舞台,显得寂寞起来。同事忙着打烊,我坐在角落,一如往常,点起烟来,你看它多有灵性,总是明白我们需要什么。多抽几口这里的空气吧,我这样的想着。。。

清早的机场并不冷清,我到处赏美女,这样就可以分散部分离愁。入闸的那一刻,我一路没回头,深怕母亲会难受,我只背着她挥手,哭两次就走了。离开,原来并不难。。。

网友来英深造,一下飞机,就吵着要回去,像极一头超龄袋鼠吵着要妈妈。如果是这样,当初就不该来,干净利落;不必搞成现在这样子,进退两难。

回首当天,她哭得死去活来说她考不上,不能到英国修学了。我当时安慰她、鼓励她重考,结果真的给考上了。放榜日还是战战兢兢的,深怕自己二度失败。

晚上跟她网上聊天,话题还是徘徊在我要回家上。我铁石心肠,说反话刺激她;暗地里,却为她的矛盾而忧伤。不知不觉,点起了烟,去抽,她的那份无奈。。。

2 comments:

said...

鸡婆,人家的无奈还要你来抽烟

阿祥 said...

找借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