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8, 2006

日记

点了烟,拿了笔和纸,去上大号,顺便想想今天要写什么。 

肛门已经剪断数条大便,我还挤不出几个字来。望着天花板,任风把粪便吹乾,虽感到很凉快,但是事后肯定会很难擦!

蕉,是吃定了,但心有不甘,所以把它弄烂,加了面粉和糖煎成哥洛糕。(面粉不能过量 不然会变硬)

冲杯咖啡提提神,神啊!请你给我多一点思考空间!还是一样,没有灵感。神并不是我们的同类,是很少会帮助我们的。我继续喝咖啡,吃哥洛糕,完全不把神放在眼里!

打开MSN,见有几个患有长期忧郁症的小朋友,总在匿名后加了一些消极的讯息,例如boring 啊 sad 啊 lifesuck 啊,还有一些灰色的歌词等等等等!企图引起某些人的注目,我才懒得去理会她们呢!

看见tingtong阿喵也在线上,就和她聊了一会儿,但是她牙痛兼经痛,不能用她hiaohiao的声音呼唤我的名字,我有点失落。。。

小民最近也很忙,已有多天没有跟我在网上谈恋爱。很想他,想到阳具流出汁来。。。

3 comments:

ahmiao said...

我的牙齿好了啦。。。你又可以听到我那发hiao的声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ahmiao said...

哎哟!!!忘了说我只是牙痛没经痛啦。。。不要乱扯!!!

阿祥 said...

你的经果然是一部好经!